第五十一章 绝妙的防伪之术
作者:神鸦战士 更新:2019-09-24

  “星陨金、元气母液我手里还有,那玄阴凝晶乃是玄阴之气凝结而成,只有那合黎山天月观太阴古洞百年太阴石中才能生成,看来还需走上一趟……”清源真人正发愁时,却听一旁站着的王焕说道。

  “说来凑巧,我这里倒有几块太阴石,真人看看是否合用!”王焕一听,立刻赶紧搭上话。

  清源真人还在惊诧间,只见那王焕随手一挥,地面上已是多出老大一块太阴石,正是王焕装入储物法器中的两块太阴石中的一块。

  “咦,果然是太阴石,待我看看是否有玄阴凝晶!”清源真人伸手按上这块太阴石,法力随即涌进这太阴石中,仔细探索一番,摇头道:“这只是一块普通太阴石,还未能生成玄阴凝晶!”

  王焕一皱眉,将这块太阴石随手收起,又道:“真人再看看这块如何!”

  说完,人以向旁边退了数步,留出好大一块空间,这才深深吸了口气,身上青光暴闪间,地面之上出现一块足有上万斤的太阴巨石,正是气海天河之中的一块。

  这块太阴一出,稠密的玄阴真气立刻澎湃而去,比刚才那块不过淡淡的气息强的实在太多,令清源真人眼睛一亮,立刻上前探查一番,片刻后但听他一声低喝:“给我开!”。

  这巨石立刻响起碎裂之声,先是化为小块,再变为粉末,这太阴巨石竟是被清源真人生生震个粉碎。其中晶莹光点闪亮不定,被清源真人运用法力摄出,不过刚好手掌一握之数。

  “这便是玄阴凝晶了!”清源真人正容道:“待我向各位祖师祭拜一番,便开了那造化天炉,来炼制这宝甲!”   ……

  一连十数日,王焕都在牙儿山中乱窜,反正炼制法器,似乎也没他什么事,由清源真人和松风子操办就是。

  这紫寰阁七十二处炼器作坊,上上下下被王焕转了个遍,这有仙人醉在手,就没有不被他征服的。待到后面,只要见到王焕身影,这些作坊便是眉开眼笑请他进来,一番称兄道弟后,便向他讨酒喝。

  自然,这也相应是要付出代价的。十三件十二道禁制大圆满法器,十七件十一道禁制上品法器,另有功能各异令王焕喜笑颜开的数十件古怪法器,都王焕用仙人醉一一换到手。有些还是这些作坊珍藏多年之物,奈何实在敌不住一壶仙人酿再加半坛仙人醉的诱惑,都老老实实交了出来,待酒醒之后纵有后悔的,也只能安慰自己,反正放在手中也无甚用处,不如换壶美酒来得实在。

  如今王焕也是一身上品法器了,虽然不过灵体境初期修为,但就算不变化妖相,也勉强可以仙体境的修士勉强一搏。

  脚踏十道禁制的青玉靴,注入法力后,能够大幅增加移动速度,且行进当中可自生云气,不落凡尘,不染污泥,便是从高空跳下,只要双脚在下,便可保证人不受伤。这件法器虽然不过十一道禁制,却是用一整坛仙人酿换来,最为王焕喜欢。

  身披十二道禁制的玄武袍,当受到攻击时,可将储存在其中的法力转化为一只真妖圣体级的迷你玄武帮你挡上一击。

  腰缠一十二道禁制万元宝带,这可比储物戒指能装多了,内中空间和可承受重量,便是放数百块那种生有玄阴凝晶的太阴巨石也不在话下。

  左腕上是十一道禁制的青龙腕,右腕上是十道禁制的白虎腕,双拳挥舞中,可随时注入法力,瞬间生成两道仙体初期的青龙和白虎妖相用来伤人,这可是偷袭阴人的绝佳手段。

  而头一更有十二道禁制的霹雳紫金冠,可发出仙体中期威力的雷电伤人,王焕试过一回,身前三十米处的一座小山头,瞬间被夷为平地,威力与青龙白虎腕更胜一筹,就是发动时需要的时间要略长一些,容易被人躲过。

  充分领略了这些法器的妙用,让王焕心情大振,每日与这些炼器之人厮混在一起,也是学了不少东西。甚至从一位老师傅口中得知,后天灵宝除了用温养之术让大圆满法器生成最为契合的器灵外,那魔界还有一种往法器中注入魂魄的方法得到后天灵宝,只是这种方式不太稳定,如果那魂魄合格气数与法器不相符,或是强迫注入,基本上不会成功。

  但据说魔界通过这种方式,数千年下来,还是弄了不少后天灵宝出来,有些还升到了后天至宝,但想更上一层楼升至先天灵宝,却是根本没有可能。

  这让王焕兴趣大增,立刻好酒送出,推盏数次后,这老师傅送他一本天物宝鉴,实是老师傅的心血结晶,分门别类如何去辨认法器的各类属性,如何才能最佳使用等等。王焕如获至宝,但有空就学习一番,又多向众师傅和,差不多来这牙儿山一个月后,已俨然是个鉴物大师了。

  这一日王焕起来,又准备到作坊里转上一圈,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争吵声,不由得精神一振,急忙上前看看发生了何事。

  “赵师傅,这些剑是上次从你这里买的,才用了几次便都自己断了,还害得我们好些新弟子受了伤,你这次要给个解释,要么退货,要么换掉!”

  听这人说话,口气极硬极傲气,颇有目空一切的感觉,让王焕听着也极不舒服。往老赵脚下一看,粗粗数来,竟有三百多柄断为两截的各式飞剑。

  果不然,那赵师傅立刻强硬道:“我紫寰炼制的法器,废品只会回炉重铸,绝不会拿出来卖给客人。你这些飞剑,看上去样式虽然差不多,但绝不是我老赵所炼!”

  “你还嘴硬,我就说这飞剑就是你炼制的,这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难不成你还敢得罪我们万仙门不成!”

  咦,竟是万仙门的弟子,难怪如此倨傲,想来是做大爷做惯了。这不知不觉间王焕已是靠到近前,好在这时许多工匠都围了上来,这万仙门的弟子也没注意到这其中竟然藏着被宗门全力悬赏之人。

  “觉风子,你是不是喝多了,莫说我老赵还在给你讲着理,便是不讲理,你以为你们万仙门还敢找我们紫寰阁的碴不成?”

  “那么说,你承认这几柄残剑是你炼制的了!那就赶紧赔来,免得两家伤了和气,不是你老赵可以担的住的!”

  这觉风子倒是随杆子而上,说的老赵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被这人耍了,登时怒从心起,操起大铁锤便往这觉风子身上砸去。

  只是这声势虽猛,但不过玄体境的老赵如何能伤到这灵体境的觉风子,这灵风子轻轻闪过,眼露轻蔑之色,嘴中却是放声大呼,“救命,有人卖废品不肯承认,还要伤人了。”

  众人听到这觉风子这么一喊,都是愣了,也都怒了,就在群情激涌之时,只听一声怒喊传来:“老霍来矣,都给我站到一边去!”

  一声老霍来矣,众人顿时鸦雀无声,那觉风子看上去明显也是有些心虚,不再开口说话。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个身着浑身上下都是大小窟窿道袍的邋遢道人,趿着一破鞋啪嗒啪嗒走了过来,一干匠人立刻自觉的分列两旁为他让出道路,脸上皆是惧意。

  “这剑是怎么回事!”这老霍伸起手,指了指一地的废剑问道。

  “霍长老,是这样的,这些是我们万仙门上次从紫寰阁所购的飞剑,结果这些质量明显比以住要差,你看,这些只是随便用了用,就都断成两截……”

  不待觉风子说完,这老霍一挥手,已是冷冷的将他的话打断,随手一招,一柄残剑已落入他的手中,仔细端详一番,抬起头向觉风子问道:“你确定这些剑都是从我紫寰阁所买的吗?”

  “霍长老,这剑柄之上都有紫寰阁的印记,错不了的!”觉风子恭敬答道。

  “老赵,这些剑可是你炼制的?”这霍长老转过头又向老赵相问。

  “霍长老,印记不错,但这些剑不过是五十炼的烂剑,上面随意炼制了几道禁制罢了。你可随意进我作坊里挑一把成品飞剑出来看下,若有一把五百炼以下的飞剑,这事我就认了!”老赵也是恭敬答道:“何况……”

  “你且一旁呆着,废话少说!”这霍长老将老赵的未尽之话直接堵回,又对觉风子道:“你与我一起进老赵的作坊选上几把剑出来!”

  觉风子一呆,正说拒绝,只是看到这霍长老眼露凶光,立刻乖乖配合,与霍长老进了老赵作坊中。   一会二人出来,这觉风子怀中正抱着数把飞剑。

  “觉风子,老赵作坊里的这些飞剑是你随意挑出的,你认为比这些残剑如何!”霍长老生冷的问道。

  “这个……自然要比这些残剑强出许多!”觉风子额头上已是冒出汗来。

  “那你还认为这些残剑是从我紫寰阁所购的吗?”霍长老已是半眯着双眼紧紧盯着他,仿佛只要他说错话,便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他此行牙儿山,固然是为了购上一批飞剑回万仙门,但同时因为前些次低价从另外之处定购的仿制紫寰阁飞剑出了太多问题,引起一些长老的重视,若非与个别长老关系还算可以,只是上面让他尽快弥补上这个缺口。

  若是他肯出血自购一批也就罢了,偏偏这其中所得的好处,也并不都全是他的,可是给上面长老分润了不少,如今出了事,却只能他自己背,哪里出的了血再重购一批飞剑回去。

  无奈之下,只好想从这老赵手里敲一笔回去,但看到这霍长老的态度,让他心中已是全然无底。   但势成骑虎,也只能硬着头皮低声说道:“是!”

  “给我大声点,既然理在你那里,还怕什么,难道我紫寰阁是不讲道理的地方吗?”霍长老的嗓门已是提高了许多。

  觉风子虽觉大事不妙,但此时当真是无法再退,只好勉强大声道:“是,我可以确定!”

  “好,这还象个汉子!”霍长老此时脸上已是面无表情,淡淡道:“你且从怀中取出一柄飞剑出来,我亲自来告诉你,什么才是我紫寰阁的正品飞剑!”

  这觉风子一愣,已是不由自主的从怀中取出一柄飞剑,只听霍长老道:“你且将法力注入剑身!”

  觉风子此时已是有些颤抖,依言将法力注入剑身,但听霍长老道:“你再观剑身有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