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底下的秘密
作者:屎蹄分金 更新:2019-09-24

  黄昏时份,在山嘴村滩头,一众年青人的营地里。

  「各位!村长他丧心病狂,意图谋杀在座众位保育英雄。如今他已经被人拘捕,正义得以昭彰,全都是各位的功劳,大夥儿乾杯!」   光头汉子张日发举杯祝酒,众人付和叫好。

  「今天我们能够保护了村子的生态环境,大夥儿庆功!尽情喝啊!别给我客气!」

  一众年轻人大声叫好,场面一片喜庆。张日发命佣人拿出家里的藏酒和食物,分发众人。

  就在大家都兴高彩烈之际,一个孤独的身影正默默地摄录下这一切。

  她就是锺安,透过镜头,她看到了「同伴」在烤肉、在唱歌、在跳舞。

  她叹了口气,停下了拍摄,喃喃道:「人家可不是想拍这些东西的啊。」

  她在数位摄影机上揿了几下,寻回了今早保育团体制止爆破的片段。

  片段中,张日进村长的确将控制器交到了警方指挥官江国龙手上,而这时,傻仔明从後而上,自他手上夺过控制器,然後按下引爆掣。   之後,画面一阵剧烈摇晃,维时甚久。

  锺安没耐性等,想按下「快播」键,没料到却按错了,影片又再回到村长将控制器交到江国龙手上的那一刻。   「咦?」锺安留意到异样。

  画面中,村长似乎在控制器上拧了一下,拔出了什麽东西,然後才将它交到警方指挥官手上的。   为了确认自己没看错,她翻覆看了几遍。   的确,村长是拔出了一根锁匙,才把控制器交出来的。   「为什麽孤伶伶一个人在看录影?」

  一把温柔磁性的声音在背後响起,锺安转过身来,却是一张俊俏的脸孔,正是李卓义。

  锺安脸上一红。眼前这大男生,办起正事来,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充满着抛头颅、洒热血的男子汉气息;但沉静下来时,却透出大孩子的天真。

  在锺安的脑海里,这时却有三张脸孔,如鬼影般闪过:r7、哥罗方和王细奀。前两者老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视你为笨蛋的样子,後者除了一身的油腻,就什麽也感觉不到。

  锺安不由得机令令地打了个寒战,越发觉得李卓义可靠温柔。於是不由得举近了摄录机,让他看着刚才的片段,对他说出自己的发现。

  李卓义眉头一皱,随即笑逐颜开,道:「你真本事!竟然拍下了这麽关键的镜头!没错,这就是村长表面上是把控制器交给警方,实际上在这之前已启动了引爆装置!」说完,他右手似有意、似无意摆在摄录机上,也把锺安的手按住了,慢慢道:「这是十分宝贵的东西,千万不失落了。不如你……」

  锺安手上被他一按,心里吃了一惊。若然强行缩回,既显得有点失礼,又有一点自作多情的味道;若任得他摸住,教他以为自己是个随便的女生,岂不让他小瞧了?顿时手足无措,脸上泛红。

  正没做道理处,忽然身後一声咳嗽。锺安心里有鬼,吓得整个身子弹了开来。只见学生活动副主席余亦薇站在一旁,一脸笑容可掬,大方地道:「阻着你们谈正经事,真不好意思。不过joey,你爸爸打电话来了,说有事要找你。」

  「噢,谢谢你,vivian。」李卓义一脸讪讪的道。锺安却趁此机会抱着摄录机走开了。李卓义怕余亦薇乱起心思,正想解释时,却见她早已走回女伴堆中,不宜於此时多话,还是先接了爸爸的电话为妙。

  於是乎,三步拼作两步,赶回张中坚的家里,也不待人招呼,拎起话筒正要回话时,只听得里头沉默无声,死寂一片。

  「不是说刚才那张爆炸,震坍了山路、土石流压断了电话线吗?」李卓义的助手之一,洋名simon的学生,见他拿着电话,奇怪地问:「难道接通了吗?我正想打电话回去呢。」

  「呃……我也是。」李卓义道:「原来电话线还未通。」话毕,眼角却不禁瞟向在花园里的余亦薇,心底暗自咒骂。

  「刚才江长官派人来跟我们说过了。因为施工队乱放炸药,所以刚才的引爆,不单没有打开水潭的去水道,反而震坍了村子里唯一一条与外界相连的山路。」simon解说道:「他又说,塌下来的岩石,刚巧砸断了电话线和电视讯号线。故此我们目前处於一个被孤立的状态。更危险的是,手持控制器的傻仔张日进依然逃在山林里,随时都能引爆剩余下来的炸药。因此我们最好不要随处乱走,留在房子里最安全。」

  「唔,山林这麽大,真不知要怎样才能将他逮捕。嘿嘿。」

  「就是啊。江警司目前在祠堂坐镇指挥,高警长亲自带人上山搜索,其余人手则派去翻山出去求救,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援救了。」

  「还好元凶首恶的村长,已经被抓起来吃牢饭了,否则让他和那傻仔明一同逃入山里,真不知如何去抓哩!」

  「就是啊,堂堂村长,得要吃牢饭。和咱们学生联会对着干,总没有好下场。嘿嘿嘿。」

  说完,simon自行狂欢去了。李卓义看着这个助手的背影,嘴角不屑地翘了一下。   ※※※   「nobodyknowsthetroublei’veseen;nobodyknowsmysorrow…」

  这时候的山嘴村派出所,一共有五个男人。三个在看守房里,两个在外头。因为谁都不能离开,所以说不准说才算是真正的囚徒。

  那三个在看守房里的男人是:张日进村长、哥罗方和王细奀。而在外头看守的是江国龙那边调过来的警员,并非高大全的手下猪头皮和白饭鱼。

  在阴暗灯光照明下,村长手里拿着一只钢杯,正吟唱着那首有名的黑人怨曲。每唱一句,就将钢杯沿着看守房的栏杆轻轻横扫一下,铿铿连声。

  唱到第十七八遍时,其中一个警员终於按捺不住,拍案大骂,道:

  「喂!你有完没完?你就算要唱,也不要用钢杯敲栏杆好不好?烦死人了!」

  「这个你就不懂了。」张村长啧啧连声,道:「要唱这首歌,就要用钢杯敲栏杆,制造出这种苍凉的配乐,才够味道的啦。」

  「我配你老味的!」那警员窜了过来,隔着栏杆一把抢走了钢杯,往旁边一扔,当的一声的一声巨响,在山头回荡着。

  「唉!终於耳根清净。」另一个警员叹道:「这派出所可真有够背,连台灭蚊灯都是破破烂烂的开不了,嘿!」

  一边说,一边又拍死了一只蚊子。喃喃咒骂中,掏出了一瓶药油,涂抹蚊叮处。

  「喂,长官,劳驾你那瓶药油可以借我涂一点好吗?我都快给蚊子叮死了……」

  哀求的是王细奀,本来就已经够胖的他,被蚊子叮得肥肿难分。但还是在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协助哥罗方整理资料。

  今天早上,他们二人在前往工地之前,却是在祠堂里搜集山嘴村的历史资料的。当中最特别的发现,是一部明代的象棋棋谱。

  「喂!死胖子,你正在坐牢哪!还诸多要求?没有没收你的电脑就算很不错的了!」

  「你这样说不对。我们目前的身份是扣留以协助调查,而并非正式的落案控诉。在扣留期间,我们是有权力保有我们自己财物的。」张日进一脸正色地道:「还有,你怎麽可以这样说话?你这他“死胖子”这句话,已经有歧视肥胖人士之嫌,已然违反防止歧视残障人士条例,足以构成控罪!」

  「哎呀呀,你这个乡巴佬倒要在孔夫子面前掉书袋子了呀?」抢杯的警员道:「你听好了,老子的编号是pc3713,他是pc5354。你要告,随得你告!现下你和那个傻子,不单得罪了老大,更加想炸死那个议员的宝贝儿子。我倒想看看,是你先被人搞死呢?还是我先被人告死?」

  「喂!你这臭嘴,少乱讲话,嘴上也不修德。」涂药警员道:「不就一瓶药油而已,拿去。」

  「谢谢、谢谢。」王细奀接过药油,一阵狂涂乱抹,室内顿时药气四溢。pc5354道:「嘿,你这麽大汗,吸引蚊子不出奇。我又不多汗,为什麽一来到村里,蚊子却穷追着我来叮?」

  「胖子多汗引蚊,那是汗水里面有尿酸,会分解成为阿摩尼亚。蚊子喜欢它的味道,因此蚊子专叮胖子。」本来聚精会神地看着文件的哥罗方突然正经八百的站起来解说道:「另外,患有糖尿病、尿酸过高的人,呼吸和皮肤分泌会带有酸性,特别容易会引来蚊子。」

  「哈,十次让你抛书包的机会,你不会只用九个。」张村长笑道。

  「嘿嘿嘿,你倒和这三个家伙慢慢耗吧,老子撒尿去也。」pc3713走到後堂厕所去了。

  「哎、哎,舒服多了。」王细奀涂完了药油,正想把瓶盖拧上,却发现不管怎麽扭都扭不紧。

  「哈,你这小子。这是家传的秘方,借你用一下,你怎麽整瓶用个精光了?今个晚上我怎麽挨?」pc5354骂道。

  「对不起,我人胖,表面面积大,自然用得比较多……」吃这一骂,王细奀更加手忙脚乱,拧不上了。

  「这个瓶子是特别设计,盖子有双重保险的。首先拧个两三下,待得卡榫到了凹槽的位置,要往下压住再拧,才能扭得紧的。」

  「盖子?卡榫?压住?」哥罗方彷佛触电一样,大叫一声:「王细奀,快把那朱漆盒子拿出来!」   「什麽事?我们昨晚看过的盒子麽?」村长问道。

  王细奀从背嚢里拿出朱漆木盒。哥罗方拿起那块螺钿盖子,合在中间的黄铜内盒上。盖子合上後,螺钿盖子稍微突出於朱漆木盒的顶面。

  哥罗方双手姆指按住螺钿盖面,嘿的一声,往下用力一按。只听到「的嗒」一声,似是弹簧之类,整块螺钿应声陷入盒子里!

  「哈哈哈,竟然是这麽简单?」哥罗方当日打开朱漆木盒的螺钿推格密码锁之後,仅见一张日军地图,深觉事情绝不可能如此简单。他一直苦思木盒的秘密。今日一夕而解,岂能不得意洋洋?

  随着两手姆指一松,困扰着哥家数百年的三山王宝藏谜题便得以解开。哥罗方只觉得自己心脏要从口里跳将出来。果然,那螺钿盖子弹起,不过今次却凸出木盒顶面甚多,内龛的黄铜部份也一同升高了。哥罗方轻轻拈住对角,慢慢将之抽出。

  果然,拿走黄铜部份之後,只见原先的空间底部四角装有细小的机关零件。但中间却刻着密密麻麻的细字。

  这时候,连pc5354也十分好奇。村长道:「喂,这里头灯光太暗,让我们出来好看个清楚。」   「也好,有我看着,量你们也逃跑不了。」

  pc5354打开了房门,众人来到办公桌上。哥罗方掏出放大镜,就着灯光照明,读出盒底所刻的字。

  那是一个10个字乘以10个字的方阵。由右上方往下读,第一个字是「金」,顺序是「鸡独立七登坛拜将四玉女穿梭三……

  一路读将下去,都是这种一个「四字词」再加上一个「数字」、总共二十个的奇怪组合。这些四字词有俗有雅,有出自【易经】的「时乘六龙」,亦有民间祝贺语如「五子登科」等。而且跟着後面的那个数目字又代表着什麽?哥罗方一头雾水。

  「看着你们就觉得奇怪。其实这些是干什麽用的?」pc5354问道。

  「他们是大学里念历史系的,说咱们村子里有明朝海盗王的宝藏。这些大概就是宝藏所在地的秘密口诀了。」村长道。

  「哇哈哈哈!厉害厉害!」pc5354笑道:「这简直和武侠小说【连城诀】里一样了嘛?」

  哥罗方突然眼前一亮,一把抓住村长,问道:「昨晚水岛萤祖先留下的文书说,你们山嘴村张家的祖先是武林高手,他们有没有留下什麽武功秘笈?」

  「你傻了吗?」张日进啐道:「哪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村长,如果有的话,这可是解开三山王张宝谜题的最关键一环啊!」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逼死我也没有用?而且祖先就算会武功、有秘笈,当年小日本打来,还不是杀光、抢光、烧光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央求移居海外的村民寄回他们祖先带走的文献啦!」

  「那……如何是好?」哥罗方一屁股坐了下来,抱头苦思。

  「嘿,看着你们还真有趣。唉唉唉……那家伙,干吗这麽久?拉肚子了吗?我可忍不住了……」pc5354道:「喂,你们可别逃走,我先去个厕所,很快就会回来的哦!」   「得了啦,快去快回!」

  「或者这也是一个谜题。」王细奀突然道:「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有一部电视剧,男主角的师父在临终时说了一大篇古灵精怪的话,毫无意义的。不过将话里的字重新组合之後,能够得出一篇有意思的文字来。」

  「呀呀,我有看过那部电视剧。」张日进道:「是讲炒股票的吧?我还记得第一集就是说,做父亲的,在高楼大厦的天台上,把四个亲生儿子推下街去。」

  「不错,就是那一部。」王细奀道:「一百个字的组合,也只是100的阶乘罢了。以“美美”的能力,短时间内应该能够处理得到。」   「美美?」张日进奇道。   「我的电脑。」王细奀道。   「那好,我们赶快输入……」   砰!   话音未落,後堂厕所突然传出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