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行税的治安官【中】
作者:荭王冠 更新:2019-09-24

  112.行税的守门官【中】。

  “张文轩…冬阳,…张文轩…冬阳,”陈凡一边在心中反复的默念这儿两个名字,一边就因为视线上的两张面孔,而无法自制的深坠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张文轩,冬阳。”

  前一张脸给他留下的印象很熟悉,他不过是稍稍在大脑的浅处搜索了几次,便很快把他的五官特征,连同他所代表的名字都重合上了自己记忆中的那一个,在上一次穿越过门,曾经救过自己,也曾被自己许下过承诺,但最终被文海残酷杀死在庇护所的人。

  后一张脸虽然让陈凡感到了一些生陌,以及似是而非的不确定,可他还是很快的便回想起了两段稍远的记忆。

  其中一段是自己同文海做比特币交易时,对方介绍给自己认识的表弟。

  另一段则是他从文海口里亲耳听到的,其表弟在这个世界的死讯。

  于是在这种凌乱记忆碎片的矛盾拼接,让便他感到自己眼前所立着的两个人,是那么的不真实,直催生出一幕幕交错相合的重影,在他眼中不断晃摇,令得他眼前的景物不断的模糊又清晰,紧皱起眉头,陈凡甩了甩头,努力凝神驱赶着这不知何来的眩景。他尽力集中着散乱的视线,将之落到正在他面前的隧道区间那水泥墙上的斑驳痕影,同时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幅叠乱的帧动画面:

  首先是一台闪烁着楼层灯的电梯,一个身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她正疑惑的瞧着正从电梯走出去的男人。

  紧跟着是一间被明媚阳光笼罩的咖啡馆,一个男人牵着一条拳师犬走出店门,身后另一个男人的衣服里揣满了钱。

  然后一栋被雨雾打湿的茶亭外,一个脸庞模糊的女人正奄奄一息的躺在人行斑马线上,眼神直勾勾望着窗户里的男人。

  接着再是一节两头被气闭门堵死的阴暗隧道,一个受伤濒死的女人,正躺在一排杂物架子下,手里捧着一架播放曲子的八音盒,带着血沫的唇角犹自带着些许殇笑。

  虽然这些幻象在陈凡脑海里转瞬即逝,可这儿仍旧让他感到自己,意识到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让他不由的联想起了曾经在网上、书籍看到过的一段,关于时刻穿梭后造成各种奇妙影响的假说。

  按照那种假说的理论,宇宙内普遍存在有一种深奥的排列组合,它能解释宇宙内各个事物。

  乃至包括真实世界都是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规律和定律组合,来表达表达过去、现在、未来。

  比如向要获得一二三这个结果,就可以通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到无限大的元素,实现无限多个排列组合。

  而这个解释不仅能够解释,陈凡借此不由的就联系到了,帮助他穿梭两个世界的时空门,多半就是无限组合中产生的奇异点,具有桥接两个世界的能力,感到他应该是靠靠时空扭曲,把两个不同的世界联系在了一起,并且对两个世界造成了影响。   还能够解释他眼前的变化,

  因为如果说他穿梭时空中,对世界线造成的变动,如果在重新修正到正常规律上时候,没有完全恢复,那么这一点必然会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造成不能想象的蝴蝶效应。

  而这一点没有恢复的就是正在做时空旅行的人,所以他的到来改变了历史,也就是平行宇宙的分叉,抑或是他自己适应了这种排列组合,到达了另一个崭新的平行世界,

  可就在他准备继续想下去的时候,满脸厌恶的冬阳便朝着身后挥手,又突兀的高声喊道:“我好累!累的已经不行了,随时都他妈的能躺下睡他妈个三天三夜,可你这个狗屎却还在这儿浪费我的时间,士兵!士兵们!给我宰了这个游侠!我现在就要结束这儿件蠢事,这样我才能挤出时间来做更纯粹的事情,我得写完我的西幻小说。”

  于是只在下一刻,立在他身后的那几个武装兵便放平了长矛,大步越过了东阳,朝着陈凡的双瞳恶狠狠的刺来,继续扎进他的前胸、下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