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赖婆子
作者:柳妩瑟 更新:2019-09-24

说起来,祁嫣来到祖宅就忙活药厂的事儿,还真有日子没见过这赖婆子了。

“老奴给少夫人请安,少夫人纳福!”正想着,赖婆子碎步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给祁嫣施了一礼。

笑不见眼的道:“老奴等谢少夫人的赏,上下如今都念着少夫人的好呢!”

祁嫣噗嗤儿一笑,只不过月余未见,这赖婆子可是胖了不少,本来一张只能算圆润的脸胖成了一张大圆脸,如今笑起来是见肉不见眼,反而比之以前多了几分喜庆,看来在这里过的日子还挺滋润。

要说这赖婆子可是个贪财的主,除了嘴皮子利索之外,其他的活计都不甚出众,做派也略显粗鄙庸俗,尤其这一笑,十足十的谄媚,可是祁嫣还真就不讨厌她。

不是冲着她跟着一起出府的情谊,而是觉得这赖婆子虽然有很多缺点,但却让她感觉很真实。

“多日未见,想不到赖妈妈也发福了!”祁嫣笑着打趣儿道。

“老奴能跟着少夫人是老奴前世修来的福,跟着有福之人自然也就发福了!”赖婆子谄着笑,说着喜庆话儿,那做派滑稽的让绿萼都跟着捂着嘴咯咯笑出声来。

绿萼如此,赖婆子也不恼,也没有任何不自在,反而也跟着凑趣儿的笑,惹得绿萼更加笑个不住,祁嫣也绷不住畅快的笑了起来。

祁嫣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好久都没有如此畅快的笑过了,这赖婆子还真是个活宝。

“妈妈可别在意,咱们这般笑可不是笑你。只是许久未见,见了你高兴罢了!”祁嫣好不容易忍住笑道。

“哪能呢,就是笑老奴老奴高兴还来不及呢,能哄少夫人高兴是老奴的福气!”赖婆子依旧谄着笑着道。

“好,就冲你这句话,再赏你二两银子回去打酒喝!”祁嫣笑着道,这赖婆子颠颠儿的跑来无非是想多讨些银子。冲着她跟着一起出府的情谊,多赏她点儿又何妨。

可是祁嫣这次看错了。话音一落赖婆子就忙道:“老奴今儿来的确是想向少夫人讨个恩典,可却不是银子。”

祁嫣微愣,不要银子,那她想要什么。

“且说来听听!”祁嫣往旁边歪了歪。靠在缠枝花的大引枕上,淡笑着道。

“老奴是想问问,药厂灶上管事一职少夫人心里可有人选?”赖婆子笑着道。

“哦,妈妈是替别人问的,还是自己有心思?”

“不敢瞒少夫人,老奴是为自己来求少夫人的!”

“你在祖宅大厨房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动了这个心思?”祁嫣淡淡的道,如今药厂缺人,安排她进去倒也没什么。但是有些话还是得问明白。

“实不敢瞒少夫人,这祖宅厨房里本来就不缺人,如今更是多了老奴和柳二家的。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不然也不会把老奴养成这样。”

“还有就是….!”赖婆子顿了一下又道:“当着少夫人不说假话,咱们府里的月银才二两,听说少夫人那药厂随便儿一个管点小事儿的都是三两五两,老奴想趁着能动多存着点儿银子。将来老了出府到了儿子媳妇跟前儿,也不至于受人白眼儿。”

“话说回来。有了银子腰杆子就硬,到时受人白眼也不怕,弄急了老奴就让儿子把她休了,再续一个!”

赖婆子不自觉越说越大声,末了才觉出来,讪讪的笑了笑。

祁嫣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赖婆子有个厉害儿媳她到也听说过,这赖婆子说的也都是心里话。

“好,你回头跟姚嬷嬷说一声,只要她准了就行!”祁嫣淡笑着道。

“老奴谢少夫人,谢少夫人,你要是答应了,嬷嬷那里就不会有什么事儿,老奴这就去跟她说!”赖婆子高兴的叠声道,做着揖退出去找姚嬷嬷说去了。

“这赖婆子可真有意思!”赖婆子出去后,绿萼犹自笑着道。

祁嫣也笑,这赖婆子虽然有些缺点,但也算是贴心人,放在药厂正好。

送走了赖婆子,祁嫣又想起一事,对着绿萼道:“你一会儿请姚嬷嬷过来一趟,我有事儿和她商量!”

绿萼应了一声退了出去,没一会儿又陪着姚嬷嬷走了进来。

“少夫人找老奴何事?可是为那马不知脸长的赖婆子?”姚嬷嬷一进屋就道。

祁嫣抬了抬手,示意姚嬷嬷坐下,绿萼跟着奉上茶水。

“嬷嬷认为赖妈妈去药厂可是有何不妥?”祁嫣随口问道,赖婆子毕竟是姚嬷嬷的人,姚嬷嬷如果有什么别的心思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倒也无甚不妥!”姚嬷嬷抿了一口茶说道:“这老货的心思我清楚,不过是想多挣两个,儿子不孝,越老心里越没底,只得在银子上找,平日里贪财也是为这个,要说这老东西也可怜,年纪轻轻的守了寡,苦吧苦业的把儿子拉扯大,老了老了反而有家归不得了!”

“有时候想想真应了那句话了,没儿没女活菩萨,多儿多女多冤家!”姚嬷嬷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其实谁不想有个儿女,即便不孝人活在世也多个念想儿不是。

祁嫣自然不懂姚嬷嬷的心思,心里只道,原以为古时民风淳朴,却想不到也有不孝之人。

“赖妈妈虽贪财,为人却还算仗义,心思也算端正,贪财也贪在明处,没有那么多龌龊心思,不然也不会在您跟前儿呆这么多年,药厂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她是跟咱们从侯府里一起出来的,也算是个近人,您调教了这么多年,我用着也放心!”祁嫣见姚嬷嬷如此说就是也赞成赖婆子去药厂,如是道。

“我让绿萼找嬷嬷来,不为别事,还是为鸾哥拜师的事,这两日我左思右想,突然想起父亲留给我的书籍中有几本古籍孤本,十分珍贵,想那时季昌是个爱书之人,见他行至也不似一个爱黄白身外之物之人,咱们送东西自然也要投其所好,咱们送古籍也许能打动他也未可知。”祁嫣说完顿了一下接着道。

这是祁嫣想了一天想出来的借口,并不是祁嫣有心隐瞒,实在是不管时季昌是不是那种病,此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少夫人说的自是有理,可是………..?”姚嬷嬷为难不舍的道:“既是十分珍贵之物,又是祁先生留给少夫人的,少夫人让老奴如何忍心?!”

“虽然珍贵,但也不过是个死物件儿而已。”祁嫣不在意的摆摆手道:“有道是物尽其用,那几本书在我这儿也只能压在箱子底下,无见天日之日,还不如送给懂得之人,父亲把东西留给我也并不是想让我据为己有,他在天有灵,如果知道这些东西能帮住鸾哥,想必也会十分欣慰!”

“此事就这么定了,明日派小七去送一趟,我再附上书信一封,成不成的也就在此一举了!”

祁嫣怕姚嬷嬷再说什么,连忙又说了几句,就算把此事定了下来。

“既然东西如此珍贵,还是老奴亲自跑一趟为妥!”姚嬷嬷见祁嫣态度如此坚决,也就不再说什么,这是这样珍贵的东西交给小七她可不放心。

“要不让常总管跑一趟吧,到那也不用多说什么,把东西递进去就回,咱们日前才去过,再去有咄咄逼人之嫌,反而惹人反感。”祁嫣想了想淡淡的道。

姚嬷嬷也点了点头,还是少夫人想得周到,自己到底是老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各自散去,早早的用过晚饭,众人都聚在听荷轩的小亭子里乘凉。

如今仲夏已至,屋里愈发闷热,这小亭子守着水边儿,借着水汽凉风习习,可是难得的好地方。

众人都在,祁嫣郑青梅、薛氏等人坐在亭子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姚嬷嬷于嬷嬷也都在边儿上陪着,俏月、绿萼带着鸾哥和火儿在一旁玩。

远处松涛阵阵,近处水波粼粼,天还未黑,一弯新月已经挂上柳梢,难得的惬意。

“红绡姐姐回来了!”绿萼眼尖,突然看着月洞门处道。

祁嫣回头看,一名女子快步走来,行色匆匆风尘仆仆,天色渐暗看不清表情,可不吗,正是红绡。

此时红绡已经走近,祁嫣起身迎了过去,略显急切的道:“如何?!”

祁家大药房重开,不管祁嫣表现的多么镇定,心里也难免忐忑。

“恭喜少夫人,今日大药房重开之事一切顺利!”红绡一边儿见礼一边回道:“福叔和钱郎中知道您必然惦记,那边一完事儿就让奴婢回来报信儿,幸亏有俏云派人快马加鞭送我,否则奴婢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

祁嫣笑着点了点头,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坐回亭子里淡淡的道:“详细说说可还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红绡知道什么事儿都瞒不过祁嫣,而且有些事儿也需要据实以告,跟在祁嫣身后进了亭子,站在祁嫣身边儿道:“开始倒没什么特别的,来往的都是些老街坊,只是后来赵家也来人了,那赵显明显是来闹事的,只是那赵显刚到,于妈妈就到了,最重要的是还带了一块儿端肃贵太妃钦此给少夫人的匾额,无双妙手,于妈妈带着贵太妃钦此的匾额往门口一站,那些宵小之辈哪还敢放肆,那赵显灰溜溜的就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