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见宁娉婷
作者:快马加鞭 更新:2019-09-24

  徐岳回到闲兽峰洞府检查今天的收获,赢取的一万灵石和一本所谓的上古功法,豹眼赵身体一具、狂野豹妖尸体一具、独角青蟒身体一具、狼牙猫妖残破尸体一具,飞剑两柄、储物袋两只。

  打开两只储物袋,徐岳不禁大失所望,还以为有什么好东西呢,结果方姓弟子的储物袋里只有那件雾状飞行法器一件,其他的就是几只药瓶,几块玉简、几块阵盘和一大堆灵草,灵石也就只有三四千块。

  豹眼赵的储物袋里也差不多,一件圆盘状飞行法器之外,剩下的也就是只药瓶和几块玉简了,灵石更加不济,只有三四百块。

  “这豹眼赵估计估计是没料到自己会输,把全部灵石都拿来赌了,难怪输了之后还想凭借青蟒捞回来,这人貌似暴躁嚣张,实则诡诈多端,可惜就是时运不济,唉!”徐岳叹了口气,这豹眼赵一番心机,要不是遇到自己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倒霉。

  收拢好这些物品之后,徐岳开始查看那堆玉简,如果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就着落在这里面了。

  令他失望的是,这两个人储物袋里的玉简也都是那些初级法术功法什么的,跟从黄龙那里得来的差不多,这种低阶功法之类东西再多也没有用。

  不过引起他注意的是在那方姓弟子的储物袋里发现了一枚玉简,是关于灵草种植和维护方面的,资料非常详尽,对照他储物袋里的那些灵草,发现一些竟然是上百年份相当不错的,这一堆药草的价值就至少值两万多灵石。

  “看来哪个家伙应该是负责看管灵药园的弟子了,难怪储物袋里有这么多灵草,原来都是截留的私货。”徐岳喃喃自语。

  将玉简收起准备回头慢慢查看,忽然又想起自己的储物袋里还有一块“上古功法”玉简来。

  虽然当时众人都说这枚玉简是假的,根本修炼不了的,徐岳还是有点期待,连忙拿出来查看。

  大约一炷香之后,徐岳才放下玉简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这所谓的上古功法竟然是传说中的五行遁术。据说这种遁术练成之后可以身化金、木、水、火、土五行,只要有五行物质存在的地方就无物不可穿,无物不可遁,实乃上古赫赫有名的大神通。

  “看那玉简里字字珠玑,释义玄奥,隐含天地至理,功法修炼各环节也是十分环扣紧密,为何那些人却说修炼不成呢?而且那豹眼赵也是,如果能够修炼的话,他今天一个遁术不就溜掉了?”

  既然存在这样疑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那豹眼赵的记忆里直接查看就是了,于是徐岳暂时放下其他事情,开始专注于在豹眼赵脑海里寻找这方面的记忆。

  查看一个人的一生记忆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好在徐岳已经有些经验,浮萍掠水一般浏览而过,又过了一天一夜之后,不但得知关于功法方面的根由,还弄清楚了他为何针对自己设下那赌局。

  “原来这个功法是中间有重要环节缺失,导致无法修炼完成,而他找自己麻烦竟然是左轩和那三角脸走之前随口给这个家伙交代的有机会就对付自己,在坊市上发现后就设了那个赌局,连那只二阶青蟒和两枚狂妖丹都是三角脸给他的。”徐岳脑海里想着这些,不禁为左轩和三角脸的阴魂不散而苦恼,这两个麻烦不解决看来他很难在宗门里安生下去了。

  琢磨了一番之后,他便有了定计,暂时先放下此事,开始忙于其他的事情。

  正式开始修炼五行阴阳诀之后徐岳才深切感觉到这套功法的难度之大超乎他当初的预估。

  这之前他依靠吸收巨蜥内丹精华专注于修炼土灵气,虽然表面上使修为提升到了炼气六层中期,但是必须要其他四属性灵力和阴阳二气都要达到这种程度才能算的上真正意义的炼气六层。

  想象一下他至少还要六个这么长的时间才能算是真正提升一阶,徐岳自己都不禁打个寒噤,怀疑自己选这个功法究竟是对是错?这样下去可是比普通功法都要慢许多,这还是在保证有各属性妖兽内丹辅助的情况下,否则他可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提升一阶。

  既然选择了这套功法徐岳就不会轻言后悔,轻易放弃不是他的性格,而时间方面他也是耽误不起,只能想尽一切能提高修炼速度的办法。

  好在眼下有这许多灵石,足够他将一只银尾蝎王和那只青狼的等阶提升到四阶然后着手修炼阴阳二气的了,他打算先花时间做完这两件事情再去寻觅其它属性的妖兽,也是为了等这次的赌斗风波过去一些。

  一个月之后,徐岳终于完成了这项任务,不但提升了一只蝎王和青狼,连带那只猎魔蜘蛛也提升到了四阶,也就是如今他有四只四阶妖兽分身了。

  想起这个徐岳就一脸的肉痛,虽然这么多四阶妖兽,但是代价也是相当大的,全部灵石就那么消耗一空,还有全部的各种灵草灵材,尤其是方姓弟子储物袋里那一堆,原本还想留着以后配点灵药什么的,最后一咬牙也都在妖兽肚子里消化了,整个算下来这次消耗至少价值四万灵石。

  徐岳也不知道这样到底值不值,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之所以提升那只猎魔蜘蛛是因为要获得它吐的蛛丝网。

  他后来才意识到黄龙那种蛛丝网加玄土槌组合简直是绝配,尤其是在他这里发挥的作用更加巨大。

  根据这几次战斗经验,妖兽分身缺乏远程攻击手段,敌人只要往空中一飞他就没办法奈何了,而用蛛丝网拖住或者困住敌人的行动,妖兽分身就可以发挥出最大作用。

  将四阶的蝎王尾针和四阶的猎魔蛛丝网都交给慕容小秋帮忙进行初级炼制之后,徐岳悲哀地发现自己不但一贫如洗,还成了“负”翁。

  找慕容小秋炼器不是免费的,他答应给人家每件一千灵石的制作费如今都还欠着,之间还炼制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加起来也有七八千灵石了。

  “也不知道一只熊要那么多灵石干嘛,这欠债的滋味还真是不太好。”徐岳一边摇头一边离开了慕容小秋的院落。

  没过几天,正在洞府里修炼的徐岳忽然接到传音符,徐岳打开一看,原来是宁娉婷通知他师傅出关了,要不要她代为禀报什么的。

  徐岳一听之后,连忙前去知会慕容小秋,两人又商量了一番之后,徐岳便离开闲兽峰前往宗门女修区域,位于南端的那一带峰群。

  奇峰林立,怪石嵯峨,摩天坼地,云腾雾绕,这是神兽宗门的整体写照,而南区的特点是山泉水多,一股股清泉时而垂下数尺白练,似烟似雾似纱;时而击起碎玉万颗,亦真亦幻;时而呼啸山间,如激昂的交响;时而轻声幽咽,如空灵的夜曲。

  虽然只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徐岳还是感觉宗门女修占据的是整个宗门位置最具仙气的区域。

  来到一处云芊芊所驻的神韵峰附近,徐岳将一只纸鹤打进了山巅浓雾里面,这座山峰有单独的禁制,不经允许随便靠近否则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徐岳上次来的时候就见到一名男弟子离山峰太近,结果里面飞出一只色彩缤纷的大鸟,直接将那名弟子看起来还不弱的坐骑抓住,像小鸡一样在空中玩耍,那名男弟子还好有点本事,掉下去及没被摔死,不过也吓的够呛。

  过了一会,浓雾中对这徐岳闪出一条通道,徐岳打开天眼术看去正是宁娉婷,便驾驭灰羽飞了进去。

  待他降落后,宁娉婷款款迎了上来,看上去似乎有点忧愁,说道:“徐兄,我跟师傅禀报过了,家师已经同意接见你,不过家师这次闭关身体还未恢复,徐兄千万不要做出惹家师不高兴的事情,否则娉婷这次罪过就大了。”

  见徐岳点点头,宁娉婷说道:“请随我来吧。”

  来到这全是女弟子潜修的山峰,徐岳心底还是有些不自在,暗暗腹诽慕容小秋这个家伙害人不浅,如果不是为了他,这一辈子他都未必会来到这种所在一次。

  一路目不斜视地来到一处庭院,院中站立一女子,身着黛青色长裙,眉目清秀,一头秀发随意地挽起,远远望去,就如一幅淡雅的山水画卷,不过在这种恬静之中却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柔婉和凄美,正是徐岳上次见过曾到闲兽峰的云芊芊,看样子似乎仍未在慕容小秋身死一事上摆脱出来。

  徐岳心里暗叹一声,这女子竟然多情至斯,难怪慕容那家伙如此担忧牵挂。

  进到院落中,宁娉婷上前几步说道:“师父,人带来了!”

  云芊芊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宁娉婷应了一声,转身离去,路过徐岳身边时还特意向他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记得刚才答应的事。

  徐岳点点头,然后上前几步,对云芊芊拱手一揖说道:“外门弟子徐岳见过云师叔。”

  云芊芊和他年纪差不多,叫出这声师叔徐岳还真是有点别扭,不过毕竟人家的修为在那,他也无奈。

  云芊芊看着徐岳,说道:“说罢,你为什么要认领那只灵兽?”

  徐岳便说道:“我刚到闲兽峰任职的时候,那只黑甲熊经常捣乱,后来我就经常与其沟通,时间久了之后便产生感情,觉得这只灵兽就这样放在闲兽峰比较可怜,因此便动心想认领它,此事需要经过云师叔您的同意,所以特意前来请示。”

  云芊芊微露惊讶,问道:“你能与那只灵兽沟通?”

  徐岳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确实是“沟通”,不过只是沟通方式有点差异。

  云芊芊沉吟了一下,又问道:“就这么简单?”

  徐岳显出有点犹疑的样子,最后还是再点了点头。

  云芊芊盯着徐岳的眼睛说道:“你最好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否则我是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徐岳愣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似乎有有点为难,最后一咬牙,做了决定般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又看着云芊芊。

  云芊芊一挥手,顿时一层光幕将两人遮到里面,她说道:“在这隔音罩里不用担心有什么秘密被别人听去,你说吧。”这时的语音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柔婉,有点清冷,带出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徐岳点了点头,说了一番话出来。

  听过徐岳这番话之后,云芊芊脸上的表情一阵变幻,似惊讶,似哀怨,似惊喜,似茫然。

  过了好一会,才直视着徐岳说道:“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慕容真是被人所害?又为人所救走神魂?”

  徐岳苦笑一下,说道:“这种事情怎么敢隐瞒您,再说我要是无端编造对我有什么好处,黑甲熊那传递给我的片段信息确确实实是如此。”

  云芊芊的脸上继续变幻着,最后淡淡地对他说道:“我姑且相信你的话,同意你认领黑甲熊,不过这次出任务你也跟着吧,等到我能证明确有其事便放你自行行事。”

  徐岳顿时愕然,不是吧,怎么弄来弄去把自己搭进去了?这叫什么事嘛,一出去我的修炼怎么办,可还是有六个属性的灵力要提升呢啊。

  看着云芊芊那看似柔弱的脸庞上坚定的眼神,徐岳无语,只有认了,暗暗寻思回去是不是该克扣点慕容那家伙的灵石好弥补自己这受伤的心灵。

  徐岳无精打采地离开云芊芊洞府,强打精神跟宁娉婷道谢之后便离开了神韵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