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求杨伟伟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作者:寻找逝去的我 更新:2019-09-24

readx; 距离杨伟伟从沉睡中醒来过已经过去了有一天,而一切也正如所有人预料的一样,醒过来的杨伟伟失去了全部的记忆,说是全部的记忆倒也没那么夸张,大脑里还保留着知识方面上的记忆,比如说自己的名字经人提醒他还知道如何写,却不记得‘杨伟伟’这三个字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说得简单点就是还知道如何写出汉字,却不记得这些汉字都是自己什么时候学的。

坐在清澈小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听着环绕在耳边的流水声,闭着双眼感受着微风吹拂过身体的凉爽感,轻轻晃了晃右边身子,感觉不到自己的右手,杨伟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失去了眼睛,失去了右手,还失去了记忆,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杨伟伟连自己到底是谁,为何在这里都不知道,而且‘杨伟伟’这个名字……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陌生感,因此他并不能确定这个名字是否真的是自己的。

“你怎么又一个人在这里?”接近的脚步声和少女的悦耳声线,因为无法睁开眼睛的缘故,杨伟伟只能依靠声音来判断是谁过来。

“是……时崎小姐吗?”把头转向脚步声和声音传来的方向,杨伟伟轻声问道。

“时崎小姐!?”狂三瞪大了眼睛望着杨伟伟,她还是第一次从对方口中听到如此具有疏远感的称呼。

“时崎小姐有什么事吗?”因为眼睛看不到,所以杨伟伟也不知道狂三露出怎样的表情,看对方有些惊愕的重复了一声自己刚才的称呼后就沉默了起来,疑惑之下杨伟伟又轻声问道。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向杨伟伟靠近过去,狂三的语气焦急道。

“呵呵~如果不是你们告诉我自己的名字,我可能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真是谢谢你们了。”轻笑一声,杨伟伟回答道,对于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的他来说,围在床边和他说起自己过往经历的少女们。他真的是非常感谢。

“难道我和时崎您是亲人关系吗?”狂三那焦急的声音,让杨伟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语气带上点惊喜的问道:“难道您是我的妹妹!?”

“我们才不是兄妹这种肤浅的关系呢!”狂三有点生气的咆哮道。

“给我去向全世界的兄妹道歉啊!”杨伟伟很想把这句吐槽说出来,可他忍住了。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狂三,疑惑道:“那我和时崎小姐您是……?”

“我是你的未婚妻!”狂三直接就是睁眼说瞎话起来,然而这个回答却像是惊雷般在杨伟伟的心中轰隆作响。

“诶?诶!?未婚妻!?”手指颤抖的指了下狂三,杨伟伟又指着自己,惊愕道:“我是时崎小姐的未婚夫吗!?”

“没错!你就是我的未婚夫!”狂三口气坚定道。如果杨伟伟能睁开眼就能发现,对方在说出这句话是脸蛋红润得有些吓人,一看就像是在撒谎一样。

“就在我们要举办婚礼的那天,你下楼时不小心滑了一跤,摔下来时脑袋撞到了墙壁上晕了过去,我想这就是你失忆的原因吧。”狂三继续发挥着自己那强大的‘一本道’的能力,向杨伟伟解释道,不过这件事情经过杨伟伟昨天醒来时就已经听过了,从那位叫做十六夜咲夜的女仆小姐口中。

为了不让杨伟伟醒来有任何疑惑,狂三她们就和合伙想出了这么个答案来作为回答。

“怎么。难道阿伟你觉得我有哪点不合格吗?我知道你绝对是想着我会不会长得很丑对吧!?没关系的~我作为女孩子可是长得很漂亮的!”狂三再次靠近杨伟伟,伸出双手抓住杨伟伟仅有的一只左手,急切道。

“不不不!我想时崎小姐您误会了!”有点惊慌的急忙把自己的左手从少女的双手中抽出,杨伟伟歉意道:“我只是觉得我和您的关系很不真实,您可以自己看看,声音如此好听的您相貌我相信绝对很吸引男性,可是为何却要做我的未婚妻呢?”

用左手指了指自己,杨伟伟说道:“我是瞎子,而且还没有右手,现在还失去了记忆。不管怎么看像我这样已经是废人一个的存在,怎么可能配得上时崎小姐您,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的这层关系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您和我的婚姻很有可能是您的父母强硬要求您这样做,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可以立刻去跟他们说。让他们不用把你嫁给我这样的废人!”杨伟伟语气温和,却不失坚定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狂三有点失神的轻声呓语道,虽然她已经做好自己的男人喝下孟婆汤后失去记忆的准备,可她想不到对方失去的记忆居然如此彻底,现在两人的谈话简直就如同陌生人一样。

“时崎小姐,您可以和我说说。以前的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吗?”杨伟伟突然好奇道,虽然昨天已经听过一点关于他自己的事情,可那时候因为是刚醒来脑袋还迷糊,加上眼睛看不到还感觉不到右手,让他惊慌失措得根本就听不进去一点话,只记得自己是叫做‘杨伟伟’这个名字。

“以前的你是个变态!”狂三突然大声喊道。

“诶?我是变态!?”尽管失去了记忆,可对于词语的意思杨伟伟还是知道的,变态在他看来就是那种上街会突然掀起女孩子的裙子,再或者就是大庭广众之下脱光衣服的人,这种人就是变态!

“没错!”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狂三指着杨伟伟大声道:“以前的你最喜欢跪在我面前舔我的脚,还喜欢叫我用脚来搓你的那个玩意,还喜欢让我用绳子把你绑起来,然后用鞭子来抽你!”

“哇!求你了时崎小姐!别再继续说了!”狂三只是说了三件事,就让杨伟伟感到整个人的精神都要频临崩溃的边缘。

狂三可不理会眼前左手抱头发出哀嚎声的杨伟伟,继续道:“你最喜欢的就是让我在下面戴上某种物品,然后玩弄你的后面那里!”

“我说啊……你这样戏弄他很好玩吗?”不知何时也来到这里的千叶琳,睁着一对死鱼眼望着狂三和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杨伟伟。

“你这个家伙心理承受能力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差啊?她那都是在和你胡说八道呢!”千叶琳这句话宛如黑暗中的一只萤火虫,让杨伟伟心情有种劫后余生般的激动感。

“千小姐,您来告诉我,我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是变态,你只是有些丧心病狂罢了。”千叶琳笑得很假,开口道:“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大厅观众下脱裤子,还有就是在别人撒尿的时候给提起裤子。”

“……好想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