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吴沉水 更新:2019-09-24

很久以前,洪馨阳曾经跟我说过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我无法复述她的原话,但意思是那个男人要入了她的眼,必须身手好,相貌英挺,具备毋庸置疑的男性气质。

我认为我们俩在对男人的外在审美上口味出奇一致,可是我的母亲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你看得上眼的男人,也得看得上你。

我知道对她而言这其实是个不必怎么考虑的问题,我见过年轻时候的她,那个时候,她美得就如一朵娇嫩的蔷薇,却又偏偏坚毅决断,敢作敢当。

加上她的身份,这样的女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但凡她有所青睐,不会有男人舍得拒绝。

可惜,碰撞上一个男人的野心,女人身上那些备受推崇的吸引雄性的特征都会变成无关紧要。

她跟董苏之间,从来就不是一场合乎正常逻辑的求偶过程。

现在,我仰着头,看着离我十米以外的高台上,有一个人面对着我,双臂微张,他身后无遮无拦,高塔之下,汽车行人渺小得宛若玩具。

但他是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畏惧,而是很平静,宛若暴风雨清洗过的平原,一片寂寥安详。

他看着我,隔着十数米的距离看着我,像第一次发现我这个人一样仔细打量我,我迎视着他的目光,我不得不再次发现,我们真是长得像。我们有一样的轮廓线,一样的眼珠颜色,我们都偏褐,而不是洪馨阳那样的纯黑。

我们的身材都偏瘦,手脚的比例也类似,我们还习惯一样面无表情,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其实是我们在思考的时候。

假使岁月流逝,我也会如他一样,有两鬓白发,脸颊上会有严厉的纹路。

我的父亲,即便你刻意否认,但基因链条的传承就是如此,血脉延续也是如此。

我慢慢地挣脱身后支撑我的袁牧之,朝他走近了几步。我身上的麻醉还没过去,身体没有力气,走几步,维持站立的姿势,已经令我大感吃力。

“我一直在等你,看起来,你没有被动手术。”他看了我半天,淡淡地说了这句。

“是的,”我承认这一点,“我用意志力压住了麻醉。”

他仿佛淡淡地笑了笑,抬头看了会天,问:“你是来让我别跳下去的?”

我没有回答。

“别催眠我,别妄想拦住我,成王败寇,自当如此,我不是输不起。”董苏对我说,“当然,如果你那个手术成功,我还不至于一败涂地。”

“手术不可能成功,”我冷静地告诉他,“就算成功,你也无法控制我,反而会慢慢因为对我放下戒心而被我控制。”

董苏静默了半响,随后说:“这么说,我把你制造出来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毁掉我自己?”

“要这么说也无不可。”我说,“人总是这样愚蠢,怀着一个目的,却造成另一种结果。”

“所谓的命运?”

“所谓的命运。”我点头表示赞同。

董苏凝视着我,微微地笑了,这次他的笑看得出是从心里真心发出的,他想了想说:“我杀了你的母亲,囚禁了你十年,你毁了我的计划,让我走到这步田地,说起来,我们谁也不欠谁。”

我想了想说:“虽然如此,但你还是亏欠了我的母亲。”

“洪馨阳?”

“是的。”

“我已不太记得她长什么样,”董苏微微眯了眼说,“记忆中是个漂亮的女人。”

“很漂亮。”

“你说过,她,”董苏疑惑地微微皱眉,问,“她唯一爱过的男人,是我?”

“当然了,”我看着他,柔声说,“看看我,因为爱你,她将我生了下来,因为爱你,所以她千方百计不让你知道,她有了你的孩子。”

董苏沉默了,再深深地看着我,随后说:“即便如此,我还是会下令杀了她,当然,我也永远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孩子,哪怕我死。”

我心里微微一动,却没有酸楚也没有痛苦,只是作为一个信息接纳了。

“我不会忏悔。”他说,“就算从这个时代普遍的价值标准看,我做了很多不能被理解的事,我也拒绝忏悔。”

当然,如果忏悔的话,那就不是你。

“那你想跟我说什么?”我朝他慢慢地挪进了一步,“给我个机会挽救你?劝说你继续活着比较好?让你别干自杀这种蠢事?得了吧,我不可能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

他笑了,对我说:“我只是,突然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

“你穿越时空,是想干嘛?阻止自己的出生吗?如果你厌恶自己的生存,为什么不自行了断就好呢?为什么要穿越时空?”

我看着他,淡淡地说:“也许,我只是想弄明白,我为什么会存在,我的母亲,为什么要消失。”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点点头,说:“你真是个失败的试验品。”

“是吗?”

“囚禁,追捕,孤独和痛苦,紧张和压迫,都不能让你变成一个理性机器,你真是一个失败的试验品。”

我冲他微微一笑,伸出手,柔声说:“也许是这样没错,但与此同时,我还是一个有可能幸福的人。过来,把手给我,我告诉你我学到了什么,我可以跟你保证,我学到的东西,你从来没学过,我的母亲教会我的,你的母亲,从来没教过。”

“你怎么知道?”他困惑地皱眉。

“我当然知道,我很清楚你,越来越理解你,因为我们根本就是容易相互理解的两个人。你忘了吗,我们还曾经有过相处愉快的记录,过来,跟我一起,我们可以聊聊你的计划,你想做而没做的事,甚至是,”我微微皱眉,尽量柔声催眠他,“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谈谈你的童年。”

“我的童年?”他迷茫地想了想说,“那已是久远到我几乎快忘记了。”

“你曾经跟我说过,你有一位严厉的父亲……”

董苏点头说:“是的,我的父亲很严厉。”

“那么你可能不会愉快,正好我也有不太愉快的童年,我们一起说说?”我加大催眠的力度。

他迷迷糊糊朝我这走了一步,我回头看了袁牧之一眼,袁牧之冲我点点头,同时,他对身边的下属做了一个包抄的手势。

但董苏突然停下脚步,他把脚缩了回去,看着我,他的眼神突然清醒了,他不无遗憾地说:“你不该提到我的父亲。”

我心里一急,又迈进两步,低喝道:“董苏,你立即给我过来!”

“原冰,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叫原冰吗?”他一边退后,一边问我。

“你过来,慢慢告诉我。”

“我的母亲姓原,”他冲我慢慢微笑开了,说,“如果可能,我也宁愿自己姓原。”

“你不用现在告诉我这个……”

他对我摇摇头,哂笑说:“我早说了,你心底不够狠。你是个失败的试验品。”

他张开双臂,对我缓缓地说:“但奇怪的是,我不后悔把你造出来。”

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想很久以后,不,是不管过多久,我都会记得他说的这句话,以及他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向后仰,就如展翅的大鹏一样,自由自在地从几十层高塔上飘然跌落。

我大喊一声朝他扑过去,我本能地,想抓住他。

但袁牧之在我身后紧紧勒住我的腰,他着急地说:“你抓不住的,宝宝,危险,别过去!”

我当然知道危险,可是,我就这么看着他掉下去,我却没抓住他,一种由遗憾产生的锐痛突如其来狠狠扎在我的心脏上。

我想说是的,我知道我扑过去无济于事,我知道凭我现在的力量没准会被他下坠的惯性反带下去,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为什么觉得心里像被人拿刀狠狠剜去一大块,有空茫的疼痛和不知所措。

我眼前一黑,整个人朝前栽倒,久已未侵袭我的病症又一次降临。

迷迷糊糊间,我看见我的母亲穿着亮紫色的衣裳定定地望着我,她眼神中没有谴责,却有浓重的悲悯和哀伤。

我明白了我的遗憾由何而来,因为我清楚,如果我的母亲在,如果她还活着,她是不会看着这个男人死而无动于衷的。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她会不顾怀孕的身体奔跑到船坞那,阻止袁牧之对董苏下手。

到底什么是人类的爱情?那种愚昧的感情为什么能够不辨对错,混淆判断力,不计得失,不管是非恩怨?

甚至,不怕为此赔上性命?

恍惚间,我又回到二十年前的那个船舱,我见到二十年前的洪馨阳。

“我知道他不爱我,没关系,”那个明媚的少女带着笑抚摸自己的腹部,“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

那重要的是什么?

我急迫地追问她,我的妈妈,重要的是什么?

她笑而不答。

突然之间,我又置身阴暗的地窖,她匆匆忙忙把我塞进去,在临扣上板门的那一刻,颤抖着吻上我的额头。

不要忘记妈妈,宝贝,答应我,哪怕你忘记了一小会,也要快快把我想起来,不要忘记妈妈,不要忘记我爱你。

下一刻,董苏站在高处,风灌满他的衣服,他双臂微张,微笑着说,我不后悔杀了你的母亲,我也不后悔制造了你。

我泪流满面。

他们都离我而去,虽然,他们从未真正进入我的生活,但这一次我才切切实实地感觉,他们都离我而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艰难地睁开眼,稍微一动,我发现四肢仿佛生锈老化的机械,动一动,就会嘎吱作响。

“宝宝,你醒了?”袁牧之低下头,欣喜地盯着我的眼睛,伸出手,温柔地触摸我的脸颊。

“袁牧之,”我沙哑地呼喊他的名字。

“我在,宝宝,我一直在这。”他把手贴在我的脸颊处,他知道我喜欢这样。

我伸出手臂,他将我抱了起来,把身上盖的鸭绒被拉上。

“我睡了多久?”我靠在他怀里问。

“三天。”他低头吻我,将一旁的水杯递到我唇边,“三天两夜,七十二个小时。”

“我发病了?”

“嗯,詹姆斯医生说,你这是心理性疾病,大概你从小就给自己做了催眠,告诫自己在承受不了一些事情的时候就选择昏厥来逃避。”

“是这样吗?”我疑惑地问,稍微一思考,却发现脑袋里一片空空荡荡,好像被洗劫了一般。

“我也不知道,他向我解释了很多,我没听明白,也许等你精神好了自己去跟他沟通?”

“好。”我微微闭上眼,又睁开。

“你睡得太久了,要去晒太阳吗?窗外阳光很好。”袁牧之柔声说,“这两天,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抱你去晒会太阳。”

“嗯。”我点点头。

他将我轻轻抱起,用羊绒毯仔细把我围好,走到露台门口,打开玻璃门,我这才发现,我的这个房间,居然连着一个精致漂亮的大露台。

袁牧之抱我坐进宽大的藤椅那,我发现,我视线触及的地方,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自然而不失美感的花园,一旁有错落的凉亭,还有仿照罗马人建造的小喷泉。

远处,有两棵连在一块的苍天大树,树干遒劲强健,上面有树屋,另一棵那有秋千。

我的眼眶瞬间湿润了,我注意到,楼下的花园那,摆着白色的雅致桌椅,铺有方格子台布,上面有一套精美的茶具。

“是阿拉伯几何图。”我哑声说。

“是的,”袁牧之抱着我,轻声说,“喜欢吗?”

我茫然地看回自己所在的房子,是一栋南欧风格的别墅,有宽大的倾斜的屋檐,爬满藤蔓的绿墙。

“你可以在这晒日光浴,你不想要你的白皮肤,那边,是你的阁楼,藏着你喜欢的所有的书和古怪东西,那边,是张哥卧室的窗户,他昨天照顾你太晚了,今天我让他歇着。再过去一点,是我们的厨房,你爱吃的甜排骨以后就在那做,中国厨子也请好了,等下你就试试他的手艺……”

“宝宝,你看我都记得,”袁牧之暗哑着嗓子说,“我记得你离去那天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说要给你这样的房子,我做到了。虽然这房子有好几年时间一直空着,但我想以后它不会闲置了,是吧?”

我闭上眼,一股热热的液体从眼里滑落,很快顺着脸颊滑到下巴。我用手背擦掉,睁开眼,转身抱住袁牧之,一言不发。

他也抱紧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徐徐吁出。

“那边,是你母亲的墓。”他用手指着花园的一角,在蔷薇花丛中,“要去看看吗?”

“好。”我点点头。

袁牧之将我打横抱起,又给我裹上一层毯子,这才抱着我小心翼翼地出房间下楼。穿过大厅和长长的走廊,走到大门口时有人从外面给我们开了门,是个穿得一本正经神情严肃的英国老头。

“这是帕斯塔,我们的管家,”袁牧之对我说。

“您好,少爷,希望您今天感觉好。”帕斯塔彬彬有礼地冲我微微颔首,“先生,恕我直言,天气虽然好,但外面风大,您这样把少爷抱出去,恐怕不是一个谨慎的行为。”

袁牧之微微一笑说:“我知道,我只会让他在外面呆一会。”

“那您大概要控制好时间,”管家风度翩翩地从怀里掏出怀表,瞥了一眼然后说,“十分钟会是个明智的选择。”

“十分钟。”袁牧之点头。

帕斯塔这才放过他,侧身为我们把门开大,又替我拉高了毯子,这才转身离开。我对袁牧之说:“我对他印象不错,我喜欢他。”

“为什么?”

“他喜欢他的职业。”

“是的,能这么做的人很少。”袁牧之抱着我走进花园,这个季节蔷薇花并没有盛开,叶子反倒有些凋零,我看见在树枝簇拥下有一块微微凸起的石板,上面用英文写着洪馨阳的名字和生卒年月。

我挣扎着下来,由袁牧之搀扶着,我蹲下来,摸着那块冰冷的石碑。在石碑最下方,我发现一行用中文篆刻的文字:

我曾来过,别忘记我。

我的眼眶突然又热了。

“这是洪兴明坚持要刻上去的,他说,洪馨阳生前喜欢这两句话。”

我无声地点点头,然后一遍遍抚摩那块石碑,我在心里说,我不会忘记你,我会永远记得你存在过,你为我做过的事,你爱我的事实。

“宝宝,别难过,你还有我。”袁牧之抱着我说。

“我没有难过,我想在这里,把对她所有的记忆都捋一遍,你还记得她吗?那个时候她多好看啊,我在酒店门口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想找的人,非她莫属。”

“我记得她。”袁牧之哑声说,“对不起,本来我可以救她的,但我慢了一步,让董苏的人先发现了她。”

“董苏,不会后悔杀了她。”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着说,“但在他坠楼之前,有那么一刻,我想他大概是有想过的,如果那个时候真的选择我的母亲,正常地生下我,是不是会有快乐幸福的生活。”我顿了顿,然后说,“我知道他想过的。”

“恐怕想了也是白想,”袁牧之叹了口气,“对董苏那样的人而言,报仇,毁掉我,已经成为他心目中唯一重要的事。其他的一切,就算想过,也不可能付诸实现。”

“为什么要那么恨你?”我问他。

袁牧之沉默了一会,说:“我刚刚出道的时候做事很狠,又敢玩命,很多别人不敢惹的角色我都敢去挑衅。因为抢货源的事,我当时带的小帮会跟有名的大帮派起了纷争,对方带了几十个人端了我们的场子,有好几个最开始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弟兄在那场混战中死了。我年轻气盛,觉得兄弟们的仇不能不报,于是使了些阴招,设计了对方的领头大哥,让他死得有点不体面。然后,我又埋下炸药炸了他们的堂口,昔日叱咤风云的一个大帮派,从此四分五裂,再也没以前那么光鲜。相反我从这件事中获益匪浅,这才一步步把自己的势力发展壮大了起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那个领头大哥,就是董苏的父亲,但外界并不知道这件事,董苏一直被他爸爸丢在美国。”

我点点头,说:“所以他恨你。”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恨我也是应当的。”袁牧之沉声说,“这个人当真能忍,后来潜到我身边当无间道,我有一年多的时间,真的信他,我提拔他,给他帮会里相应的权利,甚至你的安危都交到他手上。第一次被人暗算我还没疑心他,第二次,第三次后我就不得不怀疑了,你还记得吗,当时你刚认识我,我们经历过不少凶险事。”

“嗯,”我说,“但你曾经也那样对付过他的父亲,他没错。”

“是,这一行刀口蘸血,本来无所谓谁是谁非,只是他有他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大家拼的就是彼此的谋略、力量和逃生本事。可他确实是难得的对手,我跟他斗了十来年,他奈何不了我,我也没办法快速消灭他。这一次是我洪家联手,洪爷也掺和进来,大家一块设套,这才让他钻了进去,说实话,要不是他开销太大,财路又频频被我截断,没准他还不会上当。最主要的是他在你这个事上乱了步骤,设计了十几年一盘棋,却发现最终设计了自己,哪怕他外表再装得若无其事,恐怕心里也是受不了。”

“是的,这件事,是瓦解他意志力的关键。”我叹了口气,问,“你安葬他了吗?”

“放心,尽管他是我的敌人,我也尊重他。”

“他说,他没后悔把我制造出来,”我低下头,轻声问袁牧之,“你觉得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承认了我是他的孩子?”

袁牧之抱紧我,低头吻了吻我的耳朵说:“宝宝,你一向自负得要命,怎么会问这么软弱的问题?你要知道这种问题用你的话说,就是毫无意义。”

我认真想了想,慢慢地笑了,点头说:“确实毫无意义。”

“那么我们不如去做点有意义的事?”袁牧之托着我的下颌深深吻了过去,一直把我吻到差点窒息。

我们正就唇齿舌头之间的你来我往纠缠得不亦乐乎,突然听见身边传来一声咳嗽声。

袁牧之放开我,我伏在他怀里微微抬头,看见管家大人一脸不以为然地盯着我们,随后,他勉强笑了笑说:“先生,十分钟到了,您的雪茄和报纸,少爷的茶点均已在餐室准备好。”

袁牧之点头,抱着我起身往回走,管家小跑一路跟上,在我们抑扬顿挫地说:“先生,容我提醒您,病人刚刚苏醒,当务之急是让他吃饱穿暖……”

袁牧之突然停下,转头冷冷斜觑了他一眼,成功将他下半截话咽回去。

“餐室够暖吗?”

管家回过神来,尽职地说:“您放心,已经弄得像春天一样暖和。”

袁牧之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管家先生开门的瞬间,我对他微笑了一下,轻声说:“谢谢你,帕斯塔先生。”

管家瞬间挺直了脊背,随后冲我优雅地点了下颌说:“我的荣幸,少爷。”

走进室内,果然暖和得很,一室如春,走进餐室时,有个男人已经站起来迎接我们,脸上挂着我熟悉的温和而好看的笑容。

“哥哥。”我高兴地唤了他一声。

不知是不是我错觉,我仿佛听见他含糊地答应了我,袁牧之把我放下来坐在椅子上,巨大而错落有致的玻璃窗,阳光普照。

“喝粥,来不及做酱菜,过段时间让张哥给你做吧。”袁牧之递给我一把调羹。

“哥哥。”我看向张家涵。

张家涵笑着摇摇头,宠溺地接过勺子,细心地喂我。

“张哥,你这样会把这小子宠坏的。”袁牧之无奈地说。

没关系,他才刚刚病好,他还小,他需要我照顾。张家涵看着我,含笑的眼眸中流露出这样的信息。

“哥哥,”我握住他的手,认真地说,“以前查理告诉我,有关一个人的记忆是可以美好的,我一直不信,但我现在相信了,我一直记得你第一次喂我吃饭的情形,我记得甜排骨的味道,我记得你给我热牛奶会给我放糖。哥哥,我想说,能记住这些真好。”

张家涵盯着我,目光温暖而有所触动,然后,我清楚地看见他用唇形无声地说,我也这么觉得。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此结束,大概不出一个礼拜会出定制,想买书留念的同学请留意。

定制中大概会有一个不长的番外,算是给买书童鞋的一个礼物吧。

本周六八点(即三十号八点)我的yy频道“饮马居”为庆祝这个文完结有一次读者见面会,具体频道号是154179,有兴趣的童鞋欢迎参加,届时你们可以就这个文中的问题向我本人提问,或是大家跟我交流一下看文的心得。我会扫榻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