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国殇(中)
作者:黑色耳钉 更新:2019-09-24

兰奇不由得一愣,他站住了脚步,上下看了教宗一眼:“占尽上风却主动言和,你肯定是有条件的吧?”

保罗十六世看了兰奇一眼,道:“陛下英明,的确是有条件。”

“呵呵”兰奇忽然哈哈一笑:“教宗陛下,你是不是也想让我无条件的答应你三件事,就像我的儿子那样?”

教宗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多出几根:“没错!”

兰奇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寒,看见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想必他的心里也明白,如果失去了教廷的支持,政变就算是彻底的失败了!

看见自己的儿子这般模样,兰奇的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失望和鄙夷,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坚定地摇头,对墨尔本道:“我不喜欢做别人的傀儡,我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一只雄鹰,是不愿意别人在它的身上栓一根绳子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想要侵犯帝国一丝一毫,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说完,他又往上迈了一步。全身陡然肃杀之气,已经笼罩在了教宗的身上。

寒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不过教宗接下来的话,让他的脸色再次一变。

“可惜……可惜……”教宗依然摇头:“我原来想和平解决,看样子不能如愿了……其实我是你的话,我肯定会答应的,毕竟就算你不答应,寒皇子殿下继位后,还是一样的结果……这样吧,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出手帮你平息叛乱,甚至可以帮你找到解除你身上剧毒的解药!“

这一番话说出来,当真是石破天惊!所有的人都不禁色变,原来兰奇大帝并不是因病倒下的,而是中毒!

兰奇目光闪动,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只是冷冷地看着教宗道:“我身上的毒,是你们下的?”

教宗神色有些苦涩,摇了摇头道:“兰奇陛下,我光明教廷还没有沦落到那种无耻的地步……只是我知道下毒之人是谁,也可以向他要来解药,只要你身上的毒解去,以你的修为,起码还能活上几十年,而这其中,你只需要答应我三件事……如何?”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再次看向兰奇:“我已经做出了足够的让步……如何取舍,你自己看着办吧。”

兰奇忽然笑了,脸上的皱纹,都在这一笑中悄悄舒展开来,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说不出的柔和。

他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城墙上,那迎风招展的紫荆花旗帜,眼中露出了深深的迷醉。

“多美的旗帜啊……”他轻轻地叹了一声。

随后,他声音陡然一变,变得有些恍惚:“如果,有一点污渍落在了上面,它还会那么美吗?”

“在我心里,有些东西,是比生命更重要的!”

蓦然回头,他傲然而立,举起了手中的枪,喝道:“战吧!”

说到这里,兰奇陡然一跃而起,在空中迎上了自己那头青色的巨龙,一人一龙再次合二为一,如陨石坠落一般,向墨尔本攻去。

一声悠悠的叹息,墨尔本双臂一张,原本的那个限制魔法再次释放出来。

顿时,咫尺天涯,一步之遥也变得万分遥远。

而教宗,则站在了兰奇的面前,开始念起一段冗杂的咒语,白色的光芒中闪现出淡淡的金色圣光,一个又一个的魔法符文从墨尔本的身上飘起,然后汇聚在一起,巨大的能量波动,席卷了整个场间,没有人会怀疑,十三阶光明法师所放出的禁咒的威力。

兰奇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在墨尔本念出禁咒的那一刻,他就毫不犹豫选择了最后那条路。

“斗气,离体,凝!”

那白得耀眼的光芒啊,在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天际!

十二阶顶峰的斗气逼出体外,那是怎么样一种恐怖的能量?

即使是墨尔本放出的特殊结界,也在兰奇绝命的一击之下化作乌有。空间如同破碎的蛹壳,而兰奇则是那破茧重生的蝴蝶,冲天而起。

“一起毁灭吧!”如同一颗小太阳,兰奇整个人在天空中,化作一颗流星,陡然砸向地面的墨尔本。

墨尔本果断放弃了正在进行中的禁咒,他的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凝重的神色,显然一个十二阶巅峰的武者,引爆了全身斗气的临死一击,就连他也必须全力应对。

手中光芒一闪,一柄纯金色的法杖出现在他的手中,法杖的顶端,是一颗纯白的宝石。同时在墨尔本右手的中指上,亮光一闪,那枚墨绿色的戒指也释放出一道白色的光芒。一个增幅的法阵出现在法杖的顶端。

“神说,我创造了世界,于是有了世界……”

法杖顶端,飘出第一个字符,那颗宝石陡然一亮,白色的光芒骤然出现,一片混沌的模样。

“神说,我创造了生命,于是有了生命……”

第二个字符也从法杖顶端飘起,白色的光芒瞬间变亮了许多,那片混沌分开,变成了一片清明。

“神说,我创造了一切,也可以毁灭一切……”

第三个字符飘起,这一次,带着那团聚集在一起的光芒,一起向兰奇飘去。

速度很慢,但是当它接触到兰奇的时候,忽然急速地膨胀,直接将兰奇和座下的龙笼罩进去。

巨大的身影,生生地停在了空中,顿时所有的色彩全部消失,只留下简简单单的白色。

只是下一刻,那纯净到极致的白光,忽然变成了黑色的光芒,无法掩饰的暗黑魔法气息从其中传来,那是一股死亡的气息!

光明和黑暗,这两种对立的元素,怎么可能出现在同一个魔法中?

兰奇的身子,剧烈地抖动起来,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他脸上痛苦的表情,而他座下的巨龙,则是一声巨大的悲鸣,然后身体一僵,从天上轰然坠落在地面,在城墙之下,砸出了一个骇人的深坑!

兰奇破体而出的斗气,此时在那黑色的光柱中,竟然也是隐隐被压制住,左冲右突想要冲出这束缚,却始终只是徒劳。

黑色再次变成了白色,然后再变成了黑色,黑白两种颜色以一种默契的协调,互相转换着,竟然产生出一种水乳交融不分彼此的感觉。

而兰奇则在这一黑一白两道光柱的交相辉映下,身体渐渐地萎顿,那似乎永远不曾弯曲的腰,终于微微折了下来。

但是,也就只是那么一瞬!

下一刻,兰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出声来:“斗气,爆!”

毁天灭地!漫天的光华!

光明消失了,黑暗消失了!时间静止了!空间凝固了!

天地间,就连光的色彩,都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那漫天的光华,如夕阳残血般绚丽!

似乎有一道身影,在那片光华中,静静地矗立在云端,傲然不屈!

不知过了多久,光华散尽,太阳的光辉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兰奇此时已经落在了城墙上,那个帝国的王者,此时苍老的身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似乎苍老了几十岁。

淡淡的黑气出现在他的脸上,出现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一直用斗气压制的诡毒,终于在斗气散尽之后彻底爆发。

而地面上,教宗的模样也是十分的狼狈,洁白的袍子上落满了灰尘,头发凌乱,脸色潮红,而且有一丝鲜血,出现在他的嘴角。

教宗墨尔本,受伤了!

兰奇萎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的身子如同秋风中的枯叶一般瑟瑟发抖,但是依旧挺直!

身后,紫荆花的旗帜在风中飘扬,猎猎作响。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天上那位老者的身上。

他轻轻地动了一下,却是咳出了一口乌黑的血来。

轻轻地抹去了嘴角的血迹,他的声音突然响起:“将士们,现在,我命令你们,向叛军投降!”

所有的人皆是一愣。

兰奇举起了双臂,就像当年西征归来,赞赏三军之时那样,大声道:“你们的表现,无愧帝国英雄的称号!一天一夜,是你们,让这座王城屹立不倒!”

“为了帝国!”

不知有多少声音,在同一刻齐声大吼!

兰奇淡淡地挥手,举起手中的长枪,站在城墙之上,大声道:“危机的关头,你们没有舍弃帝国,没有舍弃自己的忠诚,没有舍弃自己的荣耀!帝国,为你们自豪!我,为你们自豪!你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已经无力回天。所以,放下武器,向叛军投降!”

没有人放下武器!

风吹起了兰奇额前的白发,吹过了他脸上一笑而过的苍凉。

他的手,蓦然松开——

“咣当!”,长枪落地。

“我以帝国皇帝的名义,命令你们,投降!”

“铛啷!”——“铛啷!”,一把把的武器,落在了地上。

叛军愣住了,不只是因为惊讶还是羞愧,一时间竟然无人上前。

兰奇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最纯净的紫荆花,终有一天,会重新在这座城墙上盛开……”

风,静止了。紫荆花的旗帜,落下。

兰奇的左手,拔出了腰间的佩剑,身子猛然往前一倾,雪白的长剑透过左胸,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背后。

伟岸的身躯,背靠着旗杆,即使是死,也没有倒下。

他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

“呜!”,那只青龙仰天悲鸣,巨大的双目中竟然落下两行泪水,青色的光芒一闪,举起龙爪往头顶一拍,登时气绝在城墙之下。

……